当前位置:
后汉书、三国志研究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2012-04-21  张越  阅读:

目录

前言
《后汉书》知意:论篇体和识旨
范蔚宗年谱
范蔚宗的史学
范晔与《后汉书》
关于范晔《后汉书》的三个问题
论范晔《后汉书》的巨大成就及其对后世的影响
谈范哗《后汉书》的序、论、赞
谈谈范晔的史论
说范晔《后汉书》之“志”
《后汉书》发微
说范晔《后汉书》帝纪后论
《三国志》知意:总论
《三国志》义例辨录
《三国志》篇目考
陈寿与《三国志》
读《三国志》札记
陈寿曲笔说辨诬
《三国志》考释
《三国志》解题
《三国志》书名称谓考
陈寿修史“多所回护”说辨析
《三国志》的历史地位
文质辨洽:陈寿的执著追求
《三国志》研究编年史略
《三国志》裴注义例
《三国志》裴注考证
裴松之与《三国志注》
裴松之与《三国志注》
《三国志》本文确实多于裴注
从《三国志注》看裴松之的史学批评
裴松之的历史考证法
裴注的史学意义
《三国志》裴注研究
主要论著索引
……


序言

在丰富的中国古代史学遗产中,二十四史是最重要、最有价值的部分。这并不是因为它们在中国封建社会中被称为“正史”的缘故。它们的重要和价值,是由其内容所决定的。唐初史学家撰写的《隋书·经籍志》史部正史类小序,回顾了司马迁著《史记》、班固著《汉书》、东汉史官著《东观汉记》、陈寿著《三国志》等撰述活动后指出:“自是世有著述,皆拟班、马,以为正史。”又说:“今依其世代,聚而编之,以备正史。”①从这里可以看出,第一,正史是依照司马迁《史记》、班固《汉书》的体裁即纪传体所撰写的皇朝史,或称朝代史;第二,除《史记》上记轩辕、下迄汉武是一部通史外,《汉书》记西汉历史,《东观汉记》记东汉历史,《三国志》记魏、蜀、吴三国历史,多以“世代”断限而述其史事,所谓“今依其世代,聚而编之,以备正史”,就是这个道理。这是“正史”的两个基本特点。


文摘

曹魏时代的文豪诗人,三曹而外,莫过于“建安七子”。孔融位高望重,而系汉臣,《三国志》中无传。其余六人惟有王粲立了传,陈琳、阮璃、应场、徐干、刘桢皆附于《王粲传》后。二丁也附于《王粲传》后。附传云:“自颍川邯郸淳、繁钦、陈留路粹、沛国丁仪、丁廙、弘农杨修、河南苟纬等亦有文采,而不在此七人之列。”此外,魏文帝的智囊、文友吴质,魏晋之际的名士阮籍、嵇康,也都附于此,若说陈寿因索米不得竟不为二丁立传,则文学造诣胜于或埒于二丁者甚多,岂尽与陈寿有私怨而被摈不能立传吗?
如果二丁在政治军事方面有重要建树,当然应立专传,而事殊不然。裴松之《三国志注》广引《魏略》、《魏书》等书,对二丁事迹叙述较详,但说来说去,无非说明二丁和杨修同是曹植的“智囊团”成员,曹氏兄弟争夺王位继承权,杨修、二丁为首植划策献计,效力甚多。于是,曹操先将杨修处死。曹丕继魏王位,又诛二丁。另据《刘廛传》载,丁仪曾与他共论礼刑,而语焉不详。二丁事迹不过如此,显然是不足以立传的。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陈思王植传》明载:“文帝即王位,诛丁仪、丁廙并其男口。”自惭孤陋寡闻,至今未见有关史籍载明丁仪有子当时得以幸免而后仕于晋朝,如据此记载,丁仪之子不存,陈寿米将谁求?索米之说,不攻自倒。
《晋书》多琐碎诡谬之说,赵翼曾经列举事实证明。其实,《晋书》的病源正来之于诸家晋史。因而,“或云”一词,已可见《晋书》作者也并未确信其事,而丁仪之子无名,更可见出于传闻。看来,陈寿索米,事属莫须有。
为什么这样莫须有的事会传闻如此之广?又为什么会有人制造这种不实之词呢?尽管诸家晋史都已亡佚,但还是可以从侧面看出一些消息。

【点击购买本书】

    [上一篇]:换个角度读史记
    [下一篇]:左传战国策讲演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