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取经战国策
经济日报出版社  2012-05-01  赵敏  阅读:

编辑推荐

我为您读万卷书,助您畅行万里路。
体味战国风云,感受经典魅力,指导管理方略,启迪人生智慧。
圣人不能为时,时至而弗失。齿之有唇也,唇亡则齿寒。摄祸为福,裁少为多,知者官之。事有简而功成者,因也。君必施于今之穷士不必且为大人者,故能得欲矣。与知之者谋之,而与不知者败之。善为国者,内固其威,而外重其权。物舍其所长,之其所短,尧亦有所不及矣。善为计者,不见内行。事非权不立,非势不成。事有必至,理有固然。


目录

代总序
管理智慧
一发不中,前功尽矣。
本末更盛,虚实有时。
罚不讳强大,赏不私亲近。
圣人不能为时,时至而弗失。
皆为一时说,而不顾万世之利。
齿之有唇也,唇亡则齿寒。
虎不知兽畏己而走也,以为畏狐也。
摄祸为福,裁少为多,知者官之。
事有简而功成者,因也。
不以环寸之蹯害七尺之躯者,权也。
然使十人树杨,一人拔之,则无生杨矣。
市之无虎明矣,然而三人言而成虎。
此是者愈善,而离楚愈远耳。
其多力者内树其党,其寡力者籍外权。
乘舟,舟漏而弗塞,则舟沉矣。
利害之相似者,唯智者知之而已。
缰牵于事,万分之一也,而难行千里之行。
(鹬、蚌)两者不肯相舍,渔者得而并禽之。

领导艺术
君必施于今之穷士不必且为大人者,故能得欲矣。
与知之者谋之,而与不知者败之。
重其贽、厚其禄以迎之。
善为国者,内固其威,而外重其权。
有功者不得不赏,有能者不得不官;劳大者其禄厚,功多者其爵尊,能治众者其官大。
胜而不骄,故能服世;约而不忿,故能从邻。
明主不取其污,不听其非,察其为己用。
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
人之情也,其错之,勿言也。
财者君之所轻,死者士之所重。
物舍其所长,之其所短,尧亦有所不及矣。
其言一也,言者异,则人心变矣。
前之人炀,则后之人无从见也。
谨备其所憎,而祸在于所爱。
不遗贤者之后,不掩能士之迹。

商战谋略
得城于秦,受宝于韩,而德东周。
(信货)必无独知。
无刺一虎之劳,而有刺两虎之名。
网不能止,钩不能牵,荡而失水,则蝼蚁得意焉。
“今为马多力”则有矣,若曰“胜千钧”则不然者。
借之道,而示之不得已。
有蛇于此,击其尾,其首救;击其首,其尾救;击其中身,首尾皆救。
善为计者,不见内行。
事非权不立,非势不成。
比目之鱼,不相得则不能行。

人格修养
种树不处者,人必害之;家有不宜之财,则伤本。
眩于名,不知其实也。
蛇固无足,子安能为之足。
事有必至,理有固然。
有生之乐,无死之心,所以不胜者也。
贵不与富期,而富至,富不与梁肉期,而梁肉至;梁肉不与骄奢期,而骄奢至;骄奢不与死亡期,而死亡至。
人之憎我也,不可不知也;吾憎人也,不可得而知也。人之有德于我也,不可忘也;吾有德于人也,不可不忘也。
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终。
使除患无至,易于救患。
掩人之邪者,厚人之行也;救人之过者,仁者之道也。
……


序言

中国的文化太博大精深了,很多现在看起来只有哲人才会说的话,我们的古人统统都说过,而且是用最少的文字、最精练的语句。
中国的《易经》应该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辩证法,它在“变”与“不变”之中讲述着世界的奥秘与潜在逻辑,所以全世界的人都在琢磨这本玄学之玄。
再如《礼记》、《大学》、《中庸》,还有《孟子》、《尚书》、再如《南华经》(《庄子》)、《淮南子》等等,等你真正读完并理解了它们,你就会问:“我们的古人为什么这么聪明?”
你有这一问,说明你读懂了;伴随着这一问,你也变得聪明起来,这就是中国古代经典文化的魅力所在,“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就是这么来的。
现在的问题来了,在今天这个全速“行万里路”的时代,“读7)卷书”——我们有这个时间吗?即便有时间,这样的“古董”又是所有人都能读懂的吗?


文摘

管理智慧
一发不中,前功尽矣。
翻译
一射不中,就前功尽弃了
出处
苏厉谓周君曰:“败韩、魏,杀犀武,攻赵,取蔺、离石、祁者,皆白起。是攻用兵,又有天命也。今攻梁,梁必破,破则周危,君不若止之。
谓白起曰:‘楚有养由基者,善射;去柳叶者百步而射之,百发百中。左右皆曰‘善’。有一人过曰:‘善射,可教射也矣。’养由基曰:‘人皆善,子乃曰可教射,子何不代我射之也?’客曰:‘我不能教子支左屈右。夫射柳叶者,百发百中,而不已善息,少焉气力倦,弓拨矢钩,一发不中,前功尽矣。’今公破家、魏,杀犀武,而北攻赵,取蔺、离石、祁者,公也。公之功甚多。今公又以秦兵出塞,过两周,践韩而以攻梁,一攻而不得,前功尽灭,公不若称病不出也。”
——卷二·西周策
解译
说客苏厉对周君说:“击败韩、魏联军,杀掉魏将犀武,攻下赵国,夺取越国蔺、离石、祁等地的都是秦将白起。这是他善于用兵,又有上天相助的缘故。现在,他要进攻魏都大梁,大梁必会被他攻破,攻克大梁,西周就危险了。您不如阻止他进攻魏都。”
苏厉又对白起说:“楚国有个叫养由基的,是射箭的能手。距离柳叶百步射箭,百发百中。旁边看的人都说他的射箭技术好。有一人从旁边走过,却说:‘射得很好,可以教别人射吗?’养由基说:‘人人都说射得好,您却说可以教别人射吗?您为何不代我射呢?’那人说:‘我并不能教您射箭的方法。您射柳叶百发百中,却不好好休息,过一会,气衰力竭,弓身不正,弯弓搭箭,一射不中,就前功尽弃了!’现在您击败韩、魏,杀了犀武,向北攻赵,夺取蔺、离石和祁。您的功劳已经很多了。现在又率领秦兵出关,经过东周、西周,进犯韩国,攻打魏都大梁,如果进攻不胜,岂不前功尽弃了么!您不如称病,不去攻打魏都大梁。”

【点击购买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