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取短补长
  2012-09-28  相约三月  阅读:

    几个文友看过我的文章后说:“能否写得短点,再短点”。有个自称哥们的文友不客气的说:“现在啥时代,谁有那么多时间看你又臭又长的裹脚布?!”

    我对为文不简短而苦恼,而痛绝。我写作不能咬文嚼字去推敲,更没下吟断三根须、一吟泪双流般功夫,只是信马由缰、信手涂鸦。我写作总怕说不清,怕别人听不懂。结果,越解释越长。本想写成千字文,一写就洋洋洒洒刹不住车。

    长短各有其妙。正如长胫鹿与小山羊,吃到高低不同的树叶。种子虽小,力大无比。潘长江说,矮小是浓缩的精品。文章也提倡短小精悍。如主张写千字文。莫泊桑的小说多为短篇,照样成为文坛顶尖人物,被称为世界短篇小说之王。也有人把蒲松龄称为短篇小说之王的。他们成名,在于他们所写的文章。尽管短,有份量。契诃夫、欧.亨利也以短篇见长。邓拓的《燕山夜话》都是千把字的“小文”,却小中见大。一滴水能映出太阳的光芒。小是一种提炼,如居里夫人发现铀一样,价值很大。

    现在文学创作花样百出,产生了不少世界上最短的诗、小说之类,很受启发。举几例:北岛的诗《生活》内容只有一个字:网。英国最佳“三字小说”为:神垂死。世界上最短的言情小说:中国的《夜》,内容为“疼?恩!算了!别!”。中国最精彩的写实小说只有八个字:此地钱多人傻速来。最短的科幻小说:最后一个地球人坐在家里,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最短的荒诞小说:有一个面包走在街上,它觉得自己很饿,就把自己吃了。反映女性意识觉醒的小说:“男:请你吃饭。女:改日吧。”。有个相声说河南人说话简短,用“谁?我!啥?尿!”四个字把夜间兄弟俩的对话表述清楚了。雨果的《悲惨世界》写成后给编辑部寄了去,并随即去了一封只有一个“?”号的信。编辑部立马回了一封只有一个“!”号的信。雨果是问自己的作品能发表吗,编辑部的意思是太棒了。这被称为世界上最短的信。

    好了,这些例子足以说明,短自有妙处。能把文章写短是一种本事。正如骑车,骑慢比骑快需要技巧。世上的大部头作品很多,不少精品。但,也不少以短见长。诗就是一种。当然,文体不同,要求不一。就小说而言,有长篇、中篇、短篇,也有小小说、微型小说。诗也有长诗,也有短诗。唐诗宋词,都不长,却流传长远。自从提倡白话后,似乎文写越长。真正的写家,追求的是多一字则嫌长、去一个则嫌短这种一字千斤的为文境界。正好美女,轻妆浓抺总相宜。

    看别人的好作品,再读我的文章,深感我之文章的罗嗦。因此,要文章活,必坚持少而精,宁缺勿滥。为此,要炼字、炼句、炼思想。这样下去,才有可能下笔如有神。

    2007年7月3日

  
 

    [上一篇]:月夜松风清歌扬
    [下一篇]:也说状元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