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明月彩云共相思
  2012-09-28  竹露清荷  阅读: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杯了,他握着绿玉酒杯,又斟满了它,倚在窗前,看青色藤蔓在风中伸展。斜阳的影子一点一点地透过雕花窗格,洒在琥珀色的酒里,微微荡着,一圈圈地漾开,他若隐若现地看到那个美丽的脸庞,在向他笑,眼眸流转,情意深深。

    “小蘋,我的小蘋……”他唤道。

    酒杯中的笑脸却不见了,依旧映着窗外夕阳的微光。

    他知道,也许他真的醉了,什么都记不起,却满脑子都是她的影子。

    他在室内一遍遍徘徊,又徒然地坐在竹榻上,放下酒杯,卷起深紫的幕帘,他要让孤寂随风飘走。仰起头,淡蓝的天空飘过轻纱般的云朵,哪一朵才是她呢?

    “小蘋,小蘋……”他对着天空高声呼唤,却惊走瓦棱上的一对燕子,它们扑着翅飞远了。

    什么回音也没有,窗外依旧绿荫深浓,盛开的花已已凋了许多,好像又是那年暮春清柔芬芳的气息,他深吸了几口,泪水慢慢盈满眼眶……

    那个暮春的午后,星星点点的细雨洒在庭院的花间,各种醉人的清芬扑面而来。春日的酒宴上,他刚刚坐定,便看见她抱着琵琶,低头穿过花径轻轻走来。

    她抬起头,四目相对,那是怎样清澈的眼神啊!比山间溪水还要清亮,顾盼流转,满潭都是柔波。她穿着淡黄织锦缎的心字罗衣,描着兰草清雅图案,领口低垂着心型的璎珞结,当她坐下时,丝结便轻轻摇动。

    他知道掉进那一泓明净的秋水里,上不了岸。

    他只是看着她微笑,微笑,好像旁边没有任何人。

    一朵红云飞上她的脸,她扑闪着大眼睛,伸出如葱纤指,拨起琵琶弦,轻启朱唇唱起来。

    她的声音柔情婉转,如春风吹过初展的花,朝阳朗照碧绿的原野,把人心内的愁结一点一点地消融掉,并慢慢舒展开。

    她也不时地向他这边羞涩地看一眼,并连忙垂下长睫毛,粉色脸儿如桃花染晕。他注意到,她颊边那个酒窝盛满柔情,他情不自禁地沉醉了。

    她唱了一曲又一曲,从午后直到月上柳梢,枝头的花瓣落满她的全身,也全然不觉。只有她,依旧笑意甜甜,以不变的姿势弹着琵琶,他读懂了她弦中满载的相思,无限的情意。

    那天他不知喝了多少,一杯接一杯,甘醴如饴,美酒没有醉倒他,却醉在她醇酒般的柔情里。

    他只是深情地看着她,好像世间只有他们俩,她的笑容更深,他的醉意也就更深……

    月亮从相国府的花园上方缓缓升起,园中花香更幽更浓,众人陆续离席,她怀抱琵琶站起身,将随主人归去了。

    “小蘋……”他轻声唤她,她回过头来,他注意到,她脸上的泪珠,从两泓清泉般的大眼睛里慢慢滑落下来,含着千种哀怨万般离情。

    “小蘋,小蘋……”,他连声叫她,却看到父亲严厉的眼神。他知道,她只是一个歌女。

    当他再去寻她时,满园寂寂,明月朗照着他满腹的深情与相思,梦般凄迷。她,在琵琶声里,如彩云一样飘远了。

    慢慢合上书本,桌前一杯清茶已凉,悠扬的琵琶声犹回旋在耳际。品着晏几道的这首《临江仙》,想像不出身穿心字罗衣的小蘋有着怎样的美丽,但能感受到小山的深深幽怨与惆怅。殊不知,他的感慨与愁惘,无意间填作小令,却给后人留下无限美好的回味。

    就这样定格这幅画面吧,让宋朝失意的他,依旧倚在斜阳的轩窗前,吟着凄美的词,品着凄凉的酒,念叨他心中永远的小蘋。

    今晚的月华如水,今夜的白露成霜,我也在纸上反复写着:“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上一篇]:生命的化妆
    [下一篇]:月夜松风清歌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