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尘土在路边飞扬
  2012-09-28  寒江醉舟  阅读:

    一

    《明明》是非常不一样的一部电影,时尚而独特,反叛而虚幻。它致力营造的这一个光与影的世界,完全突破了人们惯常的欣赏思维。它用色彩说话。它用音乐说话。它用跳跃的画面与简约而感性的人物对白说话。

    《明明》是一首诗。《明明》是一幅摄影。

    风一般的寓意。风一般的爱情。

    二

    风一般飞扬的还有我们心目中挥之不去的明星。首先是周迅,首先是吴彦祖,然后是导演区雪儿。

    我无法去界定周迅和吴彦祖是属偶像派还是演技派。我喜欢他们,我不需要任何的理由。喜欢他们,与演技无关,与性感无关。

    区雪儿,一个诗意的名字,一个特别热爱音乐特别热爱电影的人。当她从音乐录影带导演转型为电影导演,我们就恰到好处地看到了她的《明明》。

    强烈的色彩感觉。强烈的音乐节奏。强烈的类似于舞蹈与武侠的动作设计。

    三

    《明明》的主题源自对爱情的寻找。

    在风中寻找爱情。

    在寻找中演绎别样的人生意味。

    我把这样的一种“寻找”,视之为风中的寻找,是因为其寻找的结果自是不言而喻,如风,如尘土在路边飞扬。

    四

    明明是电影的主人公。明明向来敢爱敢做,遭遇阿D即擦出火花。爱的火花。欲望的火花。

    阿D是浪子。帅呆了的阿D极富女人缘。他向天下的女子开出同一个条件——500万,便与她远走哈尔滨。

    为了500万,为了哈尔滨,明明二话不说,打劫猫哥。500万。神秘的铁盒子。猫哥是黑社会老大。猫哥遭劫,自然怒火中烧。明明只有四处奔逃。

    而娜娜却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了。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娜娜之出现本无可厚非,错就错在她长了一张与明明一模一样的脸,况且她也追求阿D,况且她也寻找爱情。

    明明将赃款嫁祸娜娜,自己则保留了铁盒子成功脱身。

    阿D神秘失踪。他留给所有的追求者一个谜。明明与娜娜在追寻,她们追寻的是所谓的爱情。阿D也着了魔似的在追寻,他的追寻不是爱情,是解脱噩梦,是为了破解母亲生死的真相。

    500万。哈尔滨。

    五

    电影融合了许多的流行文化,它用不一样的叙述方式来讲述这么一个看上去十分简单而又十分别出心裁的故事。

    演员的造型不一样。明明总是一身黑,敢爱敢恨,性格刚强。娜娜总是一身红,热情洋溢,渴望爱情。阿D冷漠,行踪不定。阿土执着,满怀忠心。

    故事的结构和叙述不一样。镜头语言和音乐的表达,自成一格。“蒙太奇”的巧妙运用,让镜头的闪切转换留有空白,令人想象。一整个断断续续的画面组合与故事情节的一幕幕有机地串联在一起,并辅之以多元的音乐元素。爵士乐的大量运用,既动感,又新潮。

    得不到的爱情和迷恋,是《明明》的主基调。区导之于细节的处理最终体现在了对于影片氛围的构建之上。每一个镜头,每一抹色彩,每一段音乐的变奏,甚至每一句沉缓而简洁的对白,皆在电影中极尽倾诉极尽了渲染。

    人物的对白不一样。处处飘荡着禅意和玄机。比如:和一个人相伴只有一瞬,也好过从未相伴过。比如:500万,哈尔滨。

    六

    《明明》所要表现的爱情,貌似清纯,貌似坚贞。有一点义无返顾。

    其实,它给予我们的却不仅仅是爱情。即便是爱情,也并不见得那么的浪漫,那么的唯美。

    或者欲望。或者反叛。或者虚空和迷惘。

    如此的“爱情”,或许正是对于现代生活的一种沉沦与迷失?或许还有其它更多的什么?

    找不着答案,就是风。

    爱情是永远的爱情。风是永远的风。

    七

    不管什么地方,尘土在路边飞扬,都与我无关。

    我爱的人就在身旁。

    不管,不管,长路多长。

  
 

    [上一篇]:升C小调梦幻曲
    [下一篇]:生命的化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