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升C小调梦幻曲
  2012-09-28  关惠英  阅读:

    近些日子,一直沉迷在一本书《钢琴师》里面,也许是因为看了电影《南京梦魇》吧!同样是讲述战争,但是却讲述不同的故事,不同的历史,不同的态度!我不喜欢战争,但是我却不能忘记历史!

    《钢琴家》述说的是在二战期间,一位天才的波兰犹太钢琴家瓦迪斯瓦夫.什皮而曼,四处躲藏以免落入纳粹的魔爪的故事。主人翁在华沙的犹太区里饱受着饥饿的折磨和各种羞辱,整日生活在死亡的阴影之下,逃避纳粹的追捕。他,躲过了地毯式的搜查,藏身于城市的废墟中。他,身临绝境的时候,演奏的一首升C小调梦幻曲触动了德国军官的心灵,感动了军官。在军官的冒死保护下,钢琴家终于捱到了战争结束,迎来了自由的曙光。他的勇气为他赢得了丰厚的回报,在大家的帮助下他又找到了自己衷心热爱的艺术。

    看完这本小说,我的脑袋里面充满的是几十万犹太人的悲惨的遭遇,脑袋浮想的是一片片的废墟,还有堆积如山的尸体以及那座残旧的钢琴,一对灵活的双手在上面流畅的飞过,伴随着萦萦绕耳的琴声。

    升C小调梦幻曲好像在我看我完了小说以后它那种天籁之音萦绕在我的脑海。在我的脑海飞闪过三个镜头:一个是主人翁瓦迪斯瓦夫.什皮而曼坐在电台的工作室弹着升C小调梦幻曲,旁边的人为战争的来临而逃命的时候,主人翁镇定地专心地演奏这首曲子。仿佛他看到战争的开始是错误的,战争必然失败;第二个是当他处在绝境的时候,碰上了德国的军官维尔姆.霍森菲尔德上尉。他用四年没有演奏过钢琴的手再次弹起了升C小调梦幻曲.他那生硬的双手在一座破烂的钢琴上飞翔,嘹亮的音符萦绕在一座快要崩塌的房子,动人的旋律飘浮在整个沦落的华沙城,仿佛他们两个都看到了战争的结束,瓦迪斯瓦夫看到的是希望的曙光,抗战的胜利;维尔姆.霍森菲尔德上尉看到的是德国法西斯的失败,二战的结束.他们的心同时希望和平的来临;第三个镜头是战争已经结束,主人翁瓦迪斯瓦夫再次坐在电台的工作室上,一双灵活的手飞速地滑过那座钢琴,空气中萦绕的依然是升C小调梦幻曲的音符,跳动的节奏,似乎向全世界预兆着法西斯的结束,二战的终结,法西斯同盟的瓦解,全人类的解放,人类文明的复苏!

    小说里面有很多很多的片断是震撼人心的,动人心弦的,但我想最能触动读者的心灵,让人看过就无法忘怀的,我想必定是以下的这个。“我们在思想深处也不会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从十二月一日至五日,犹太人必需佩戴白袖章,而且上面必须有蓝色的大卫之盾标志.也就是说,我们将有公开的标记,表明自己是被社会抛弃的人。几个世纪的人道主义进步就要被断送,我们又要回到中世纪了。”

    小说中的犹太人带上了袖章以区别一般的种类。这证明德国的民族是比犹太民族优越的,犹太人是一个低等的民族,他们不配成为人,他们不应该在这个地球上生存,所以德国人要消灭犹太人,将他们灭种.这是一种怎样的耻辱,我相信这不是任何一个民族能够承受这种民族的歧视。我想也只有二战的法西斯才能做得出来,他们是野兽,把几百年人类文明的进化史拖进了泱泱河流,消逝了!

    还有一个细节让人看了也是心碎的。“我们旁边的那个女人还在不停地说:‘我为什么干了那样的事?’她比任何都让我们心烦.现在我们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了。是我们的商人朋友打听来的。当警察叫人们走出楼房时,这个女人和丈夫带着孩子已经藏在事先找好的地方。警察从那里路过时,小婴儿吓哭了,母亲吓得赶紧用手去捂孩子得嘴。不幸的是,就是这样也没能救他们。孩子的哭声以及临死时的挣扎声还是让警察听见了,他们的藏身之处也就被发现了。”母亲为了生存把自己的孩子给憋死了,这是人间最大的悲剧。这是人的最大的罪恶,对这个母亲而言,她已经崩溃了。

    战争的摧残的不仅是人的生命,同时还有人的心灵。二战的法西斯残忍的枪炮炸掉了人的躯体,吞噬了仅属于人的善念。战争的罪恶,我想就是这样。为什么要战争,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手法对自己的同胞?难道就是为了发展自己,满足自己的欲望,发展民族的文明?我不这样认为,既然大家同属一个种类,要发展人类的文明,丰富人类的需求,战争不是让它们倒退的吗?为什么还要采取这么不人道的手段呢?我想不懂!

    在看完这部小说的同时,我联想到了我们国家在二战抗战日本的状况。华沙的沦陷比起我们南京的大屠杀,似乎相似,但是却没有南京的惨烈,日本人在南京对待中国的军人,甚至是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的时候,他们像猛兽一样,残杀南京的人民,奸淫中国的妇女,他们的手段比任何一个称得上人更加残暴。日本人在南京犯下的暴行,相信比德国人在华沙的屠杀残忍十倍、百倍。用小说的那句话就是“他们是野兽,把几百年人类文明的进化史拖进了泱泱河流,消逝了!”

    还记得作者,小说的主人翁说:“明天我必须开始新的生活.我的身后除了死亡一无所有,怎么能开始新的生活呢?我从死亡里面能够汲取什么样的生命力呢?”

    我们抗战胜利以后仍然要开始新的生活,那我们在抗战中又能汲取些什么?忘记过去?继续仇恨,还是发愤?

    “ 我继续朝前走去.一阵狂风出来,摇的得废墟上得破旧铁皮哐啷作响,穿过烧焦得窗户,呼啸着,嚎叫着。黄昏来临了。大雪从逐渐昏暗得铅灰色天空中飘然而下”。

    升C小调梦幻曲在德国的土地上萦绕,触动每个战争者的心灵,他们切实感受到战争给世界人民带来的灾难,他们低下头,向世界人民,向死难者致以深深的忏悔。但是日本呢?我们似乎感受不到!我们似乎可以原谅那些犯人在战争中犯下的错误,可以原谅历史的战犯,但是前提是能够真诚的忏悔!

  
 

    [上一篇]:我看学术追星
    [下一篇]:尘土在路边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