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清代版之断臂山
  2012-09-28  杨妙珠  阅读:

    曾在一本杂志上看到对电影《断臂山》的推荐,其理由除了简介电影内容外,还有一句主观的评价: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臂山。读罢震撼。近日闲读《聊斋志异》,愈沉浸在鬼妖狐兽的世界中,忽一日,邂逅《封三娘》,叹女子之间的“断臂山”之爱,欲罢不能,遂作浅析解读,以表己见。

    《聊斋志异•封三娘》初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很普遍于其他故事的故事:塶城祭酒之女范十一娘在“盂兰盆会”上与封三娘相识并相悦,后结为姐妹;封三娘为范十一娘觅郎孟生,后遭范家人反对,范十一娘自缢又被封三娘救活;范十一娘欲与封三娘共事一夫,故设圈套,封三娘表明狐之身份后杳然而去;衣锦还乡后的孟生与范十一娘得到范家的认可。从故事的梗概中,我们似乎得以看见友情的深切,爱情的凄烈以及老套的大团圆美满。从文本中的具体细节和情节而言,我们便可以窥见两女子同性之爱的无奈,封三娘的悲剧,范十一娘的世俗顺从以及对自我的道德约束。

    蒲松龄惯用“才子佳人”的故事模式,而《封三娘》一开始展现的却是“两艳”的相会。范十一娘“少艳美,骚雅尤绝”,封三娘乃“二八绝代姝也”。两女在“盂兰盆会”上相遇,“游女如云”却觅不到心目中各自的如意郎君。封三娘“步趋相从,屡展颜色,似欲有言”,范十一娘则“悦而好之,转用盼注”。从以上的情节中,不难让人产生疑惑:在古代封建社会里,女子几乎没有社交机会,恰逢寺庙元日,应是寻觅如意郎君的最恰当时机,却为何是两女子互相吸引,其眉目传情也非一般人初识应有。

    后来,“十一娘将归,封凝眸欲涕,十一娘亦惘然”,又互赠“金钗”和“绿簪”。“十一娘既归,倾想殊切”,“日望其来,怅然遂病”。从这里,我们大概可以感受到两人之间的深切情意。从两人“一见钟情”到互赠信物,继而“相思得病”,不难看出,若非特殊的情感难以达此境界。随着两人交往的深入,其心理层面的情感亦愈深入。如范十一娘与封三娘见面后,互相表白相思之苦以及“因述病源”。“谐归同榻,快与倾怀。病寻愈。订为姐妹,衣服履舄,辄互易着”,两人还对弈等等。可见两人是从相貌的吸引,后达到精神心理层面的吸引,更是符合一般恋人(异性恋)的正常交往和发展情况。

    当封三娘欲离去时,范十一娘“苦留之,乃止”,封三娘却“坚辞欲去”,范十一娘“扶床悲惋,如失伉俪”,可见两人已达热恋的阶段,从“苦留”到“如失伉俪”可见彼此之间对感情的自知以及爱入骨髓,一旦分别即无异于“生离死别”的情感。

    通过上面两女子相识、幽会等情节以及心理刻画,可见两人交往无异于男女恋人的交往。从“两情相悦”发展到“热恋”的阶段,两人之间有着极其浓烈的精神抚慰内容:“相见,各道间阔,绵绵不寐”。同性恋特别是同性女子之恋是难以被当时社会所认可的,因而两人的热恋到此结束,封三娘欲为范十一娘觅一佳偶,于是出现了孟生。

    李银河在《同性恋及亚文化》中提到:“从本质上看,同性恋属于一种对异性无好奇心的现象。”范十一娘对“求聘者”“恒少所可”,居然在“盂兰盆会”上众多善男信女中只见到一女子。另外,在封三娘与范十一娘交好的过程中,有一情节表明封三娘对男性是没有兴趣的。封三娘“适出更衣”,被一男子“横来相干”,于是,封三娘“自门外匆忙奔入,泣曰”后范十一娘告诉封三娘,乃其痴兄,而封三娘“坚辞欲去”。这个情节看似一般,却有着特殊的意义。既然范十一娘“艳美”,其兄绝非相貌一般之人,甚至应比孟生还要“俊伟”,而范十一娘的评价也是“痴兄”——此“俊伟”又痴情之男子,且为范十一娘的兄长,理应是可以成就一番好姻缘的,而封三娘却认为“遭此大辱”,并坚决要离开,甚至不顾范十一娘的千般挽留。可以认为,范之痴兄定对封三娘有爱慕之心,还可能欲对其作出非礼之事,导致封三娘的排斥甚至厌恶,去意坚决也就不难理解了。

    后来,范十一娘与孟生隐居,“封欲辞去,十一娘乞留作伴,使别院居”。“封每遇生来,辄避去”。一方面,范留封陪伴,就不能不顾及封的特殊身份:一未嫁女子于他人家中居住,实为尴尬。而封亦对生不存在异性的兴趣。为了终止这种尴尬的情况,范叫封“计不如效英、皇”,而封拒绝了此建议。范于是设计生“污之”,至此,封道破自己狐的身份,并表明“缘瞻丽容,忽生爱慕,如茧自缚,遂有今日。此乃情魔之劫,非关人力。再留,则魔更生,无底上矣。”一曲悲歌令人感叹,歌泣。封缘为“悦爱”而留,后苦于世俗规则为范寻找所谓好归宿,但无论范或者封,都陷于痛苦中。因此,婚后的范仍留封于家中,提议封共事一夫。结局对封而言是无奈和痛苦的,范虽然获得世俗的婚姻却也少了真正的爱情。篇末,作者未提及范是否生有子,只提及生和范得到范家的认可,并荣华俱获。这不免让人产生疑惑:是否范存在无法生育的难言之隐?而范当初留下封,是否也是有着让其为生续后的目的?范对生的感情仅仅是世俗偏见或者世俗约定而形成的。当初封代替范把金钗转送给生时,范并不知情,等到“十一娘知之,心之所望,深恨封之误己也,而金钗难返,只须以死矢之”。这里,范送金钗给封不觉得“误己”,封转送给生以表情意,范便觉“误己”,不正是表明了范对封的爱情,而对生只是因为道德约束才所为爱吗?

    整个文本,呈现的是范十一娘和封三娘之间爱情的冲突和矛盾,两人感情的发展线索贯穿其中。当清代版之断臂山在《封三娘》中清晰展现的时候,延伸于文本之外的是更深层次的内涵,包括同性恋的艰难、世俗的道德约束、人物形象的立体演化。不管哪种立场,封三娘与范十一娘都极深地触动了我们的情感防线。这一曲悲歌,唱得何其壮烈,何其感人。站在人道主义和人性的角度,以一颗包容之心,用平等的心态视之,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臂山”。

  
 

    [上一篇]:英雄气概震云天
    [下一篇]:放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