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英雄气概震云天
  2012-09-28  杨妙珠  阅读:

    被称作七分实三分虚的《三国演义》中,作者根据“拥刘贬曹”的创作思想把曹操塑造成为一个反面的角色,人称“乱世中之奸雄”。后来,读者普遍认为曹操是败亡的、残忍的、极端自私的、骄奢淫逸的人物。无形中,也使曹操蒙上了不少不白之冤,古诗有云: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又有诗云:所有的江山都是由白骨堆成的。这就是说,每一个皇朝,每一个皇帝或者君主,无一不是靠鲜血和才智稳固势力,成就霸业的。当然,这其中包括刘备和曹操。其实,“奸雄”也好,“枭雄”也罢,实质上并没有多大的差异。但就成就霸业,堪称大英雄、大丈夫方面,曹操比刘备更胜一筹,更是一代君主的首选人才。

    在三国的三大统治头子中,曹操用兵的本领是孙权、刘备望尘莫及的。对此,毛宗岗有一段中肯的评价:“孙权之兵事决于大都督,刘备之兵事决于军师,而惟曹操则自揽其权,而独运其谋,虽有众谋士以赞之,而裁断出诸臣之上,又非刘备、孙权比也。”尽管曹操一见孙权也曾感叹“生子当如孙仲谋”,然而曹操的军事才能却是几乎无人能比的。曹操自小便熟读兵书,几乎能背诵《孙子兵法》;读书时又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即使带兵打仗,夜幕降临,也不免翻书夜读。曹操熟悉军事理论知识,,但并非一个只懂得“纸上谈兵”的理论家,更是一个善于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善于“文韬武略”的军事家。在以孙权为主对抗曹操的赤壁之战中,孙权用人之明凸现,但其军事才干却往往比不上曹操。文本中就只见周瑜和诸葛亮的机智、谋略,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曹操自身的军事家特性。作为一个有着谋略野心,欲成就一番事业的人物,曹操显然居于孙权和刘备之上。

    曹操是宦官之后,比不上孙权的家世——孙权是承父兄之遗志,本身有着得天独厚的“家业”,只须“守成”;也比不上刘备的皇室血统——刘备堪称汉室之后,得到百姓的承认和肯定。因而,曹操善于为自己建立理想的人格魅力,注重自我内在的修养,修炼心性,增强自我本身的才能,以便达到修身齐家的目的。这些都源于曹操本身对自己出身积极主动的弥补,也是对现实忧患意识的一种体现。他的雄图大志首先必通过自身素质的提高才有可能成功。在这一点上,曹操是个善于自我挖掘,自我培养、自我肯定的人才。《三国志》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曹操接见匈奴使者,自以为形陋,不足以震服远方匈奴,便让相貌清朗而威重的崔季珪代替他,自己则握刀立于座旁。当接见完使者的时候,曹操派人偷问使者:魏王风度如何?使者说:魏王高雅,非常有风采;然而座旁拿刀之人,才是真正的英雄。这些足以看出,曹操自身内在便有一股英雄的气质,这股气质自然散发,与曹操对自己的修身养性息息相关。

    曹操有句名言叫:宁叫我负天下人,莫教天下人负我。曹操一生,有雄伟的政治抱负,欲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他的这句名言作为他实现人生抱负的指标,堪称其座右铭。曹操在逃避董卓的追杀,被吕伯奢一家所救,后因误解,杀其全家,复杀伯奢于路上。后人大多认为曹操多疑、残忍、无血性。然视其当时具体情况,一个被追杀的人,对外界存有疑惑乃其紧张、惶惑心理所引发。杀伯奢一家,复杀伯奢乃为保全自我性命的必须。在当时的环境下,杀戮也非奇事。从这件事情上,可见曹操并非优柔寡断,毫无主见的人物。自然,也可见曹操真实性格的一面——凡事当机立断,敢做敢为敢言,这不正是一名领导者所应该具有的素质之一吗?不可否认,刘备也定有杀戮善良的时候,然而作者出于创作目的的需要,对刘备的行为就轻描淡写,对曹操的行为,特别是所谓“杀戮无辜”便大肆渲染。既然“江山是由白骨堆成的”,那么,曹操的行为恰恰是人物性格的立体化展现,使其更具真实性,更具可靠性和人性。

    曹操的忌杀,不管是对所谓无辜还是对所谓人才,都是为了他的终极目的——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或者是保全自家性命,或者是为铲除障碍。从外在原因上看,曹操惜才爱才,前提是此人才必须忠于曹操,值得一用。这是曹操为建功立业而从外界借助力量的方式之一。他杀死人才,从本质上说,是为了建筑魏家王朝。比如使荀彧自杀,实质是因为两人人生理想的最终分歧;杀杨修是因为杨修过于放旷的性格,不懂得人际关系的微妙,不懂得何可为何不可为,为了稳固自家政权,杨修亦成了牺牲品。俗话说:无毒不丈夫。曹操的杀戮,是经过了作者有意刻画的。而作为人物性格特征方面,无可否认的,曹操是残忍的——但凡欲成为帝王者,无一不残暴,更有甚者,杀害自己父亲或者手足的也不在少数。

    曹操的形象是复杂的,从内因上看,他善于修身冶炼;从外因上看,善于用人,但也残杀人才。作为一名欲成就霸业的人才,他不愧为威振天下的叱咤英雄。

  
 

    [上一篇]:“瘟犬”与高俅
    [下一篇]:清代版之断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