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简单的故事
  2012-09-28  土木子   阅读:


  盛夏的落叶

  老师又在讲台上传授知识了,小诺把头扭向窗外,有风,有树,有蓝天白云,还有夕阳。这样的季节总是让人容易遐想。夕阳的余辉把微动的叶子衬得格外美丽动人。似乎是一只小鸟,以与水平线成四十五度的方向‘嗖’地一下子撞下来,诺仔细一看,竟是枯黄的树叶,盛夏原来也有落叶的?!只是与秋天飞舞的黄蝴蝶大相径庭。秋天的蝴蝶总慢慢悠悠地飞旋一番,然后静悄悄地躺在地面上,让人怜惜心疼。而盛夏的落叶,在微风的轻拂下,以快而有力的速度撞击着大地,似乎在证明它最后的力量,撞击着人的视线。
  这些力量撞来撞去,把小诺回忆的画面撞回到了那年的雨季。总有一个身影徘徊在小诺心里,挥散不去。他是小诺心中不可触摸的伤痛。
  那时流行着这样一段年少孩子钟爱的话:鱼说,你看不到我眼中的泪,因为我在水中;水说,我能感觉你的泪,因为你在我心中。他俩在躲雨的那天,小诺接着落下的雨水,自言自语地说。他看着发呆的小诺认真地笑了:“我们不是水和鱼,而是风和云。云到哪,风就追随到哪。”小诺不笑,怔了一会,冲进雨帘里。这样才不会让他看到她眼中的泪。他看着她,仍认真地笑:“这一刻水在对鱼说话,小诺,你听到了吗?”说完,他也冲进雨帘,牵起小诺的手,大步地走了……

  她知道,他不是坏孩子

  小诺常常回想认识伊凡的过程,中间还会忽略掉一些事情。认识伊凡之前,小诺还不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更不曾体验过念着一个人的滋味。
  新学期开始了一半,关于他的流言渐渐多了起来。小诺很小心地听下这些话,老师同学眼中的他,自负、不求上进、打架、抽烟、逃课,还与隔壁班的女生早恋,完全是一个典型的坏学生形象。但在小诺看来却不是那样,她能在一群所谓的坏学生中很快发现他,她总觉得他跟别的坏孩子不一样。他的那么多的坏形象,只是他为保护自己而武装起来的刺。她甚至可以捕捉得到他眼神里不经意掠过的软弱和温柔。

  他不符合要求,为什么还喜欢他?

  他经常等他漂亮的女友下课,然后她挽过他的手臂,甜蜜地走开。每每看到她的笑,小诺心里居会闪过一丝的羡慕,她多想像她一样可以挽他的手臂。很快,小诺又因为这种想法而脸红,暗骂自己痴人说梦。长相平平、成绩一般的小诺,总是坐在教室中排的位置,偶尔看看书,偶尔发发呆,偶尔想想他。以前单纯的小诺,和许多女孩子一样喜欢幻想着自己完美的白马王子。她曾跟好友说:“我喜欢的男孩子,要有干净的脸庞、修长的手指,他要乖,学习要好,我不喜欢不求上进打架抽烟的坏孩子。”除了干净的脸庞和修长的手指,伊凡别的一项都不符合小诺的要求,小诺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仍痴痴傻傻地喜欢着他。真像大人们所说的那样,喜欢是不需要理由的吗?很多时候,小诺总感觉伊凡正在背后或从某个角落,向她投来一种不一样的眼神,像在诉说什么,却只是安静的。现在小诺仍找不出确切的语言来描述他当时的眼神。

  既然是要回忆有关他的美好,就不需要穿插进来那些不愉快

  每次回想从前,小诺都会刻意地忽略掉她因为他而受到的伤害,忽略掉作为一个好学生,为了他这个坏学生而公然顶撞老师的勇气;忽略掉因为想他,小诺整夜整夜的难过;忽略掉因为他的选择,他那漂亮的女友是如何攻击、羞辱自尊心那么强的小诺……好在小诺坚强,好在他是真心,那些不愉快的伤痛,得以换来了那段短暂的美丽时光。
  那之后的小诺是真的开心的,但她始终没有很自然地去挽伊凡的手臂。雨季单纯的女孩,总是红着脸等着,他大步地走过来,微笑地牵起她的小手,离开众人的视线。有风的日子,他带她去放风筝,看着细细的线从他干净修长的手指中放出,风筝越飞越高,她咯咯地笑,像个孩子一般,她本来就还是孩子。他也是吧,小诺这样想。柔和的日子,他带她去看夕阳,指着那大大的金黄的半个太阳说,那是人们追求的幸福的颜色。他给她唱她一直情有独钟的歌:谁说青春不能错,情愿热泪不低头,珍惜曾经拥有曾经牵过手……珍惜为我流的泪,珍惜为你的岁月,谁能无动又无衷这段珍贵……他唱得没有苏有朋好听,但他认真的样子却深深地烙在了小诺心里。

  迷失的日子应该过去了

  天蓝的日子,他和她背靠背坐在绿绿的草地上,许久都不说话,空气却都弥散着两个心灵悄悄对话的声音。她先打破了沉默:“为什么要当坏学生?”又是一段长长的沉默,突然他笑了一声,小诺没回头看,她知道他并没笑。伊凡说:“以前当惯了好学生,厌了!”小诺认真地听着,知道了他抽烟打架逃课背后的原因。
  高中之前的他,成绩一向了不起,还当过班长。作为独生子的他很懂父母望子成龙的心情,所以他从不让他们失望。但再好的弦,拉得过分都会有断的一天。终于,他坚强努力的底线决堤了,就学着用坏孩子的方式去缓解这种断了弦后的疼痛。后来他有想过要去恢复从前,却发现,习惯一旦成了自然,便很难改了。他已经习惯了懒散,前进的引擎也很难再发动。小诺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静静地,感受着从背后传来的他的心跳。
  天蓝天黑天亮,时间滑过了一个星期。小诺递给他一张纸条,伊凡不理解,经常见面,为什么她还要给他递纸条?
  “大人们都说,年少的孩子都会有迷失自己的时候。现在你的迷失时间已经过了,应该找到新的自我。我想我可以当你的忠实粉丝加油站,随时为你加油打气哦。”
  伊凡看了鼻子有点酸酸的,却露出一丝微笑,觉得小诺真傻。但不得不承认,自从认识了她这傻瓜后,他的心门才重新开始打开,去感受温暖的阳光。伊凡买了个小小的蛋糕,上面用蓝色的奶油写着“you and me”。小诺打开盒子,看着这蓝色字体,迎着微风幸福地笑。

  四年之后我们再见面

  接下来的日子,小诺和伊凡仍经常在一起,一起放风筝,逐浪花,看蓝天,听风追着云的声音。但也一起用功学习,记单词,算数学,背古文。高考如期而至,她和他说好考同一所大学,她以为可以就这样一直相处下去。然而,事情总不会这样一帆风顺。尽管伊凡努力了,却只能考取专科院校。而小诺,则以她中等的成绩考取了一所普通的本科大学。收到入学通知书半个月后,他给了她一封信。他说从现在开始,他要断绝与她的一切联系,四年后他才会和她见面。小诺捂着那封信,哭了整一个月。她似乎理解他的苦衷,又好像不太明白。但有一点小诺是坚信的,伊凡一定也很难过。
  伊凡是真的难过。他觉得自己已配不上小诺,她应该更幸福更快乐,而不应该总为他忧郁。他以为小诺在人才济济的大学里会找到一个她真正喜欢的优秀的男生。但他错了。

  他们都好,但都不是他

  小诺一边享受着既单一又丰富的大学生活,一边却在盼着毕业的那天。小诺说不上很漂亮,却也不乏追求者,但她都一一回绝了。因为他们都不是他,不是那个给她唱‘珍惜’的他,不是给她买小蛋糕的他,不是。 
  “在想什么呢?”同桌的话把小诺从往事拉了回来。小诺换了个姿势,回答道:“没什么,只是,嗯,再过几个月我们就大四了哦。”“是啊,时间过得好快,我都还反应不过来呢。”“是吗?我却觉得好漫长。”小诺心里想。

  真心,用心,爱情就是简单得可以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的确很快,秋风又开始吹起了黄蝴蝶。小诺大四了,终于当了毕业生。一天下午,小诺到学校附近那家面包店买蛋糕。那家店的服务员都认识小诺,因为她每个月都会去那定一个小蛋糕,还要求在上面用蓝色的奶油写上“you and me”。每次服务员问起原因,小诺总笑而不答。
  提着蛋糕,走在长长的校道上,背后的夕阳把她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她就盯着她那瘦细的影子走着,前面好像有个人静静地站在那。小诺抬了头,停下了脚步,泪水却在打转。不敢走上前,怕这只是幻觉。很久,这个幻影都没散去,反而渐渐靠近。真的是他?真的是伊凡吗?可是,时间?他慢慢地走过来,牵起小诺的手,大步地走,离开众人的视线。那一瞬间,小诺就像回到了那年雨季,有风,有云,风筝越飞越高,越来越贴近蓝蓝的天,他在她耳边轻声地说:“云到哪,风就追随到哪。”
 

    [上一篇]:我的翅膀
    [下一篇]:女儿的情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