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山之石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2-09-28  易中天  阅读:

编辑推荐

《我山之石》作者:易中天,厦门大学教授。天下大乱,需要“救市”,先秦诸子百家争鸣,儒墨道法究竟孰足孰非?同一个世界,不同的梦想——克己复礼爱你有商量,国企改革爱你没商量,不折腾才有救,两面三刀横行霸道——这世界该交给谁?救世先救人,救人先救心,危机变金,我们该如何白处?易中天答问先秦诸子,大道至简,轻轻松松,畅快淋漓。


目录

壹 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世界
先秦诸子百家争鸣,就是当时的“救市大辩论”
继承思想文化遗产,不能急功近利
继承思想文化遗产,不能成王败寇

贰 “资产重组”之痛
礼坏乐崩,就是“政治链条”断了
天下大乱,是因为要“资产重组”
变革总要付出代价,问题是大小

叁 急病撞着慢郎中
孔子是第一个“救市者”,也是第一个“失败者”
礼坏乐崩,就是礼也无法维持秩序,乐也不能保证和谐
孔子的苦13婆心,只能是对牛弹琴

肆 草根有话说
孔子是·“封建主义”,墨子是“社会主义”
所谓“资产重组”,其实是“弱肉强食”
在墨子看来,当时的社会完全没有公平和正义

伍 墨子的“国企改革”
墨子改革的重点,是分配制度和人事制度
兼爱,是彻底改革的“治本之策”
墨子一片好心,却是众叛亲离

陆 爱,有没有商量
墨家是“爱你没商量”,儒家是“爱你有商量”
墨子虽然漏洞多多,却是一脚踩痛了儒家的鸡眼
除非掉进井里,还得爱有商量

柒 走东门,进西屋;打左灯,向右转
以利说义,正是墨家高明深刻的地方
墨子的三个办法,两个不靠谱,一个有问题
不要简单地分什么“左派”、右派”,左右是会相互转化的

捌 从君权到民权
孟子认为.君主不合格,人民就有权革命
作为“体制内”的改革者,孟子是走得最远的
从君权到民权,其实是逻辑的必然

玖 从平等到专制
墨子的主张,名为“民主集中”,实为“专制独裁”
建设“人间天堂”的结果,势必都是“人间地狱”
理想应该也可以实施,但不能强加于人,更不能强制推行

拾 一毛不拔救天下
只有人人“一毛不拔”,世界才有救
杨朱的主张.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份《人权宣言》
实现“天下为公”,不能以牺牲个人利益为代价

拾壹 这世界该交给谁
最好的天下,是不需要拯救和寄托的
把自己看得比天下还重,就可以托付天下
越是想救治天下,就越不能把天下交给他

拾贰 不折腾,才有救
天下大乱,就因为折腾
折腾.是因为既白以为是又自作多情
最好的治理就是不治理,最好的领导一定看不见

拾叁 你的笑容已泛黄
误人歧途的人,走得越远,就越找不着北
最好的时代,最好的社会,最好的人,都像婴儿
后退没出路,道家有道理

拾肆 同一个世界,不同的梦想
三家“坐而论道”,法家“横行霸道”
诸子之争,缘于“同一个问题,不同的梦想”
法家的“霸道”,其实就是“中央集权之道”

拾伍 “两面”与“三刀”
掌牢赏罚之权,用好、用活、用够、用足
君主集权.平治天下,首先得有权势
明用法.暗用术,两手都要硬

拾陆 鸡蛋里面也有骨头
法家是最成功的,也是问题最大的
看出“制度比人可靠”,是法家的深刻之处
韩非的“法治三原则”,也应该抽象继承

拾柒 人性是个大问题
救世先救人,救人先救心,所以人性是问题
孟子的·“人性向善”,为仁义道德提供了人性的依据
苟子的·“人性有恶”,为札乐制度提供了人性的依据

拾捌 德治还是法治
韩非“直面惨淡的人生”,不动声色地说出了人性中的恶
利害与善恶,不过是同一个问题的不同说法
以法治国,以德育人,也许能行

拾玖 相信无尽的力量
从“亲亲之爱”出发,就可以“让世界充满爱”
传播和推行“忠恕之道”,将有利于实现世界和平
有·“恻隐之心”做底线,就能建立完整的道德体系

贰拾 仗义岂能无反顾
滥杀无辜是“不仁”,该杀不杀是“不义”
义是一柄双刃剑,必须反思、清理和界定
只有立足人性,才能高举义旗……


文摘

当然。儒家认为问题出在人心,因此主张“安心”;法家认为问题出在制度,因此主张“改制”;墨家认为问题既出在制度,也出在人心.因此既主张“改制”,也主张“安心”。
墨家好像全面一点。
也很深刻。制度的问题在哪,人心的问题在哪,墨家都说到了点子上,很到位。但同时,先秦诸子中,最不成功的也是墨家。
墨家为什么最不成功?
因为他们的办法最不管用,也最用不得。
这就怪了,怎么会这样?
这只能以后再说,我们这里先卖个关子吧!你喜欢读侦探小说吗?侦探小说里面的那些大侦探,都是这么说话的。
最成功的是谁?
法家。秦汉以后的政治制度,就是法家设计的。
为什么法家会成功?
因为法家的办法最管用。秦王国最后能一家独大,秦始皇最后能兼并天下,靠的就是法家的主张。我们知道,当时最迫切的需要是“救市”。谁的办法能解决问题,谁就吃香。所以秦始皇一统天下以后,就将法家的学说钦定为国家意识形态。
但是汉武帝以后,国家意识形态是儒家的学说呀!
实际上是两家“共同执政”。儒家是公开的“执政党”,法家是暗中的“执政党”。
这么说,儒家学说也是管用的?
不管用。儒家学说和墨家学说一样,也救不了“市”。孔子周游列国,孟子游说诸侯,苟子著书立说,然而谁都不听他们的。为什么?不管用嘛!有趣的是,在后世,儒家的影响却是最大的。
当时不香后世香?
正是。


后记

古人云,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其实“我山之石”,又何尝不可,任何民族的生存与发展,都离不开自己的传统。没有本民族文化的根基,再好的东西,引进来也会“水土不服”。因此,在这个地球越来越变成“村落”的时代,为了实现现代化,我们既必须借鉴西方国家的先进理念,又应该继承中华民族的思想遗产。我写《费城风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就是为了前者:写本书(《我山之石》),则是为了后者。
实际上,本书原是我应媒体之约所写的系列专栏文章。当时的目的,只是为了让大家更便当、更直接地了解先秦诸子的“救世之争”,以及他们留下的宝贵遗产。因为此前出版的《先秦诸子百家争鸣》(上海文艺出版社2009年1月版),还是写得“学院”了一点。一般读者读起来,可能不那么轻松和顺畅。在这个“快速阅读”的时代,恐怕还需要有一个“快捷版”和“现实版”。因此这个系列的文章,就按照媒体喜欢的方式,写得更好读,也更直截了当。但是写着写着,又有心得。为了简明扼要,又必须提炼总结。结果对许多问题的探讨,反而更加深入,也算是“后来居上”吧!
所以,当它们在《经济观察报》和《南方都市报》连载以后.便有不少读者希望结集成书。他们当中,也有不少人是看过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系列节目,或读过上海文艺版《先秦诸子百家争鸣》的。这让我感到惊喜。承蒙广西师大出版社体察此心,愿意付梓,诚不胜感激。如蒙读者批评指教,则荣幸之至!

【点击购买本书】